大寒

晚上和S吃完晚饭走往MUJI的路上,好像开始下起了雨。
分别后走出地铁站,地上已经湿了一大片,雨中伴着点点雪花。
下班时候,接到老妈电话,让我去买条棉毛裤,还一再强调前所未有的冷。
我也叮嘱了老妈几句,老妈说他们要开始放假了哈哈哈可以不出门。
于是我打了个马哈挂了电话。
与其穿着秋裤在空调房里呆八小时出一裤裆汗还不如冷十几分钟。
感了大半个月的冒好像也快痊愈了,只剩下偶尔几下咳嗽。
想起上次久病不愈还是4年前从哈尔滨回来,整整养了三个月。
早上看到前室友在日本发的朋友圈。
刈谷积了厚厚一层雪,室友发了小柴在雪地里玩耍的照片,欢脱得像只雪橇犬。

1.pic

上海明天也要开始下雪了吧。
上上周收到菜菜的婚礼邀请。
和希妈一摸一样的节奏,连日子都差不多,感觉也能生个处女宝宝出来。
这周约了希妈吃饭,天气预报说最高零下五度。
真是天寒地冻,生死相见。
毕竟上次见面已经是四年前了,没想到再次见面成了真的希妈妈。
有些人的人生进度真是快到我已经遥不可及了。
他们已经踏上远征的道路,而我还在新手村挖着野菜。
幸好还有毛男可以叫出来吃吃晚饭,然后一起在上海六百前的大屏幕上玩游戏。
可以拍照测试年龄和开心度,毛男还是一如既往的开心度只有44的苦逼脸。
上周末拍沪牌,又没有拍中,国拍行每周出人意料的变化,导致我致富无望。
然后从上周开始就处于一种什么事情等过了春节再说的状态。
虾皮说可能要去杭州工作了,意味着我可能又要重新找房子了。
最近总是心乱如麻,感觉需要一趟旅行来释怀一下。
但特么我刚出国旅行完回来啊。
不知道,等过了春节再说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