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永存记忆中的人们

大舅是我印象中第一个离开的亲人,但我对大舅没有一丁点记忆,他走的时候我才1岁,对于大舅只能从泛黄的黑白相册里去认识那熟悉而陌生的面孔.同大舅一同走的还有她女儿,也就是我表姐,照片上永远是一个活泼漂亮的十多岁的姑娘,但我同样没有表姐的记忆,一场车祸带走了大舅父女,我想,当年外公外婆一定异常悲伤,如今清明扫墓还能看到眼角一丝难过.
最近的印象是太公离开.太公就是我爷爷的爸爸,就住在我家后面一栋矮房子里.太公瘦瘦小小,但很精神,90多岁的时候耳不背眼不瞎,思路很清晰.太公有个瓦罐子,里面藏着很多好吃的,每次我去太公那边玩,太公总是从那个我当时认为是百宝箱的瓦罐子里拿出各种各样的小吃给我吃.每到夏天,太公会那把椅子坐在门前的荫头里,拿着把芭蕉蒲扇,眯着眼睛乘风凉.有时我会拿一根绿豆棒冰或者盐水棒冰给太公,然后坐在他旁边一起乘风凉.
后来,太公摔了一跤,毕竟90多岁的高龄,这一摔不得不进了医院.20多天后,一个大清早,我起床后准备上学,当时父母还在楼上,一个奶奶匆匆到我家来让我跟我爸说,太公没了.几天前,我还去过医院看太公,当时,觉得他很憔悴,没想到,几天之后,太公就走了.
太公有九个孩子,所以,太公走的时候很热闹.而我脑中不知为何浮现出一团大火,脑中各种人们搬衣服被子箱子的嘈杂声,我好像被谁抱在怀里,外面似乎还下着大雨,或许是太奶奶走的时候的一些记忆碎片.
而初中好友的意外,令我第一次对死亡产生恐惧.本来,我觉得人生老病死都是自然规律,每个人终将归于尘土.而高一暑假那年,听闻初中一个好友溺水身亡,当时觉得,死亡离自己真的好近好近.我们叫他老谈,长得瘦瘦小小,但长相有点老气,体育非常好,特别是足球踢得很厉害.初中毕业后他重读了一年,之后也没有太多联系.没想到竟然是这种方式听到他的消息.三七那天,几个初中同学去他家,他母亲哭得撕心裂肺,而他的相片就安安静静的摆在桌子上,摆在贡品后面,相片上依旧是那张年轻又老气的笑容,仿佛从没离开过,仿佛冷不丁会从相册里跳出来一脸鬼笑的对我说你们都被我骗了吧.看着他的相片,突然觉得死亡里自己好近好近.
今天扫墓,思考了一个问题,为什么我们和故去的亲人的联系方式是烧东西,或许是和他们到达另一个世界的方式吻合的缘故吧.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