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方

说到北方,总会想起一句诗句: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想去北方的念头大概是听过达达的<南方>一歌之后产生的吧.

我住在北方

难得这些天许多雨水

夜晚听见窗外的雨声

让我想起了南方

从来生活在潮湿松软的南方,其实按照地图上来分,上海处于一个不尴不尬的地方,于我区分南北最简单的莫过于有没有暖气,有则是北方,没有则是南方,这远比以淮河为界来的简单.

初到冰城,扑面而来的寒气令人措手不及,北方的冷也并非彻骨的冷,大概是没有风的缘故.倒是被机场外的冰雕吸引了过去.很难想象一座冰块砌成的雕像可以保存数月之久,真像上去用手心去触摸一下这艺术品,去亲吻一下这温度.

据说来的不是时候,整个冬天哈尔滨也没有下雪.来北方见不到雪怎么可以呢,幸好,第二天报了个雪乡二日游的团.

次日一大早,顶着冬日清晨的寒潮,在街边早市买了简单的早点,一杯暖暖的豆浆,也令人浑身舒畅.坐上车后,未清醒的困意再次袭上心头,不久便沉睡过去.醒来的时候,望向窗外,窗上竟结了一层冰花,而窗外已是白茫茫的一片,一如我印象中的北国.而一旁的毛男此时正和某人短信发的火热,谁曾想到这未尝是一段美好姻缘的开始,即使中途有2小时的信号盲区.

雪乡的雪非常柔软,像海边被海水冲刷过的沙子般细软,仿佛来到梦中,一位一袭白衣的少女在雪中奔跑玩耍,红色的围巾随风飘扬,回眸的一笑在阳光的映衬下应该是最美的风景.

但这如画般的美景并不属于我,在我眼前的,不过是一个因为此地的雪景而成为一个旅游景点已不再纯粹是一个东北村庄的小村庄了.

在雪地里打滚,滑雪,打雪仗,南方的孩子来到北方是不是都会莫名的兴奋,兴奋到蹦出在雪地里裸奔的念头.而这念头终究被怕冷的本质给打消了.

中道去了趟北京,这个教科书上屡次出现的城市.

去北京最大的愿望,其实不过是去看看那闪闪发光的天安门城楼和天安门城楼正中间那闪闪发光的毛主席像.去看看那个四爷和若曦爱恨情愁的紫禁城.但最终没有成行,甚至都没有从前面路过,不知道以后是否还有机会去感受那些血雨腥风的历史的痕迹.

初入北大,似乎没有了多年前对这所学府的向往,未能在北大课堂聆听大师的教诲,未名的人只好游了未名的湖.

圆明园如今更像一个公园,树枝上绑上的假花难辨真假,摄影爱好者们拿着长枪短炮对这几块乱石一阵猛拍,我原以为应该是一种肃穆的心情参观圆明园,但周遭一副喜气洋洋的气氛,只有残石上好事者用记号笔写的”不忘国耻”提醒着人们这段屈辱的历史.北京就是一座教科书般的城市,看过历史书上圆明园遗址的真身后,整个圆明园看的也就差不多了.

七天的行程因为一点感冒显得并不那么美好,但留着一点遗憾也并非坏事.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