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

今天跟别人讲很崇拜的哈尔滨老师的故事。不知道是被我自己把他的故事剧情化而感动,还是因为他数学好好,逻辑好好,各种牛逼而主观觉得在他的那段感情中,他是个痴情男子受伤害的角色。
耳朵还是会有悉悉索索的声音,不敢轻易去东方医院那个坑爹的地方,更不敢去新城医院这个堕胎圣地。于是纠结了一个晚上,还是安慰自己,应该是不要紧的吧。。。真的不要紧的吧。。。然后戳戳耳朵,打几个哈欠,再次感受到那悉悉索索的声音。真心惶恐。
晚上吃饭的时候遇到好JP的女子和弱弱弱弱的男朋友。在背后腹诽她可能在床上都是那么强势JP。。各种的。深深觉得那个小青年真的好可怜。哎,一个萝卜一个坑,各人造业各人担呐。
耳朵耳朵,请你好起来好咩。。。
这是我的BIG WISH 。。。真心的。超级真心的。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