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交大,过得很好

差不多也是三年前的这个时候,我拖家带口,带着我爸妈和几个行李箱子来到交大.

到了寝室,发现条件之差真是难以想象.没想到,三年来竟也产生些许莫名的好感.寝室不大,四张书桌连睡铺的床占去大半空间,两人背对背坐着中间也只能勉强走过一个人.20多个人公用四个水龙头和三个大小便池,于是便出现了早上排队上厕所和洗漱的场景,不过后来,因为课程不同,卫生间也显得不那么拥挤了.

室友有个叫大佬,当然,3年前他还不叫大佬,据说3年前的之前他叫海大富,不管怎么说,就是有个”大”字.大二军训的时候排小品,看着主题好像是<大话西游>,然后大佬演了孙悟空,名字叫大佬,表演过后,大佬一词威震全院.从此,大佬就变成大佬了.

三年来,我每月生活费固定的由我老爸每月向我工商卡里打600元,幸好,每次去爷爷家,爷爷会不时塞个几百给我,所以不算很拮据,和兄弟在学校过的还挺滋润.顿顿吃肉,偶尔晚上叫个外卖.记得当时开了家炸鸡店,一只炸全鸡只要13.2元,有一个星期的晚上,大佬总是一脸猥琐地对我们说:我们今晚吃只鸡吧.然后我义正言辞地回应道:你今晚怎么又叫鸡.说完便打开饿了么点外卖.之后的”谁去拿外卖”又是另一阵哀嚎.每次大佬掷到30以上的数字或者别人掷到10以下的数字都会一副胜券在握的气势,但往往都是他去拿外卖.之后,大佬就提议我们不要用”谁去拿外卖”这种白痴程序决定谁去拿外卖,而是以一种人类文明的方式,也就是轮流去拿外卖,当然,遭到了我们一致反对.吃了一个星期的全鸡后,有一天晚上叫完外卖,大佬突然对我们说:我吃了那么多只鸡,感觉对鸡的生理结构有了一点了解,你们有没有这种感觉.后来,炸全鸡涨价,我们就没有在吃过.

3年来什么都在涨价,食堂的荤菜从3块涨到3块5,又从3块5涨到4块,看着有涨到4块5的趋势.但我老爸每个月依旧只给我卡里打600元,又加上回家次数越来越少,不过还好,每次爷爷给我的量变多了.每次到食堂看着难吃又昂贵的菜,真的不知道吃什么.3年前还有着吃遍所有食堂所有窗口的宏愿,而如今只有能吃饱花费少的心愿.一餐有个卖白斩鸡套餐的窗口,令人感动,3年前第一次去吃的时候,一个套餐:白斩鸡酱鸭叉烧肉选一加个素菜和一碗汤一碗饭卖6块.当时周围窗口普遍一顿饭2个菜的价格在5~6块这个区间内,所以觉得吃这个真是奢侈.而三年来周围所有窗口都在噌噌涨价的时候,只有这个窗口一如既往的卖6块钱.认识一个大我2年的学长,据他所说,他刚入学的时候,这个窗口也是卖6块钱.从最贵到可以算是最便宜,里面的辛酸我们是无法理解的.至少5年来他都没有因为外部因素而造成价格波动,这种执着也是所有商家的榜样啊.

今天去二餐吃饭路过东一区,发现楼下停满私家车.又一年开学,又一年新生入学,看着新生一张张稚嫩纯真的笑脸,看着自己拖鞋大裤衩的邋遢样,跟大佬打趣道:你看,你三年前是多么单纯的一个男生,如今那么猥琐又那么骚,真是毁了.

明天要注册,3年来,学费也从6500熬到16000,那么烂的宿舍倒也还好,1200住个一年,还不用自己扫厕所.

想着最后一年,还要做些什么.我在交大,过得很好.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