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

7月中旬,跟着Liverpool板众kop去了广州,跟着混吃混喝,着实难忘.

13日下午,跟着小多夫一起搭上T99,因为小多夫没带够钱,只好买了硬座票,也为我难忘的广州之行留下了一段痛苦的回忆.

坐上火车的那一刹那,我就后悔了,想着17日还要独自一人坐16小时的硬座回上海,真是欲哭无泪.

火车慢慢驶离上海,两个小时之后,也不知道是否在上海境内,竟也莫名的习惯硬座的气氛.看着车厢内各色各样的人,觉得作为一个中国人,真应该坐一次长途硬座.车厢内很挤,很多站票的乘客,后来才知道站票和硬座是一个价钱,突然觉得自己能够有座位已经很幸福了.

如多夫所说,火车毫无意外的晚点1小时,中午时分,到达广州东,走出车厢,感受广州的温度,一扫满脸的疲劳,跟着多夫坐公交来到他家.

一番整顿,和奶林等人于某KTV汇合,唱完3小时,准备寻找夜市.在KTV不远处看到一家双皮奶的店,点了一份红豆双皮奶,甚是美味,同平时吃的冲泡的味道决然不同,那真是用奶做成的.

然后,坐了n站地铁,过了n条路,走错n个路口,终于在下榻的旅馆外一条街的地方发现生蚝一条街,随便找了一家.生蚝很便宜,48元一打,同样美味.


一顿酒足饭饱之后,大家回到一条街外的如家,期间竟然又差点迷路.
第二天一早,众人来到明记海鲜城与多夫汇合吃早茶,店里多为退休的老人,也难怪,年轻人大都赶时间上班,也只有无事的老者才会有这闲情来喝喝早茶.
早茶非常丰盛,一度导致今天的主题从文化苦旅变成吃遍广州.









之后便去了越秀山,看了广州博物馆和五羊雕塑,待消化差不多后,开始寻访隐藏于广州街头小巷的美食.



首先来到了不知道位于那条路的陈添记艇仔粥,据小多夫说,他出地铁站的时候问那边的阿伯,阿伯给他指路,然后我们走了将近20分钟.

艇仔粥,里面有海鲜什么的,非常鲜美.

鱼皮,很嫩很有嚼劲.
吃完陈添记,又去了一家恒记云吞面,位于西关.


面条非常劲道,汤也非常鲜.
吃完后,又去了陈家祠,这里很奇怪,学生证只有小学到高中才有优惠,然后广州大部分门票都是10元.

陈家祠中的牙雕,非常精致.
在陈家祠里,突然广州下起小雨,对于晚上的踢球,似乎带来一丝阴霾.
离开陈家祠,对着黑压压的天空,大家决定先找家饭店解决晚饭.
于是找到一家酒店,点了很多没有吃过的菜,鹿肉啊,袋鼠尾啊,鳄鱼饼啊什么的.

说实话,袋鼠尾很难吃,咬都咬不掉.

也不知道里面有多少鳄鱼肉.
吃完饭后,大家前往某地铁站,同其他人汇合去踢球.天不作美,雨越下越大.第一次在大雨中踢球,虽然很累,但的确很爽.
原本的生蚝夜宵也在大雨的冲刷下泡汤,打的会旅店,洗了个热水澡后,早早上床.
第三天,就跟着一帮广州local游市区,中午吃了顿人均100的大餐,下午逛了街买了点东西,接近傍晚,去了啤酒节,吃了很多生蚝,6点左右,突降暴雨.因为奶林他们8点半的飞机,于是6点半左右,众人在地铁里告别.而我没有买到16号的火车票,只得和多夫回他家,滞留广州一天.



最后一天,在多夫家睡到中午,然后多夫他母回来烧饭,因为我要吃烧鹅,于是他母买了两盒烧鹅,广州烧鹅的确好吃,吃了好多.吃完中饭,同多夫来到中山大学,中山大学很古朴,很多老建筑,这才是我心目中的大学,西南某校给人缺少一种人文积淀的感觉.


差不多5点左右,坐公交来到火车站,结束4天的广州之行.
又是16小时的煎熬,不过幸好,和周围的乘客一路聊天,却也觉得时间过得挺快,不过我想,以后也许不会再坐长途硬座了吧.

广州》有5个想法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