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一张明信片

许久没来新图,坐在A400西面靠窗的位置,午后暖暖阳光透过玻璃懒懒散散的洒在身上,看着窗外波光粼粼的思春湖和湖边拥在一起的情侣和路上匆匆而过的自行车,困到不行.

渐渐入夜,窗外只能看到散发着昏暗的黄光的路灯和远处A4公路上呼啸而过的汽车大灯,还有玻璃反射的整个A400认真自习的一张张脸.

趁着空闲想起来给远方的朋友寄几张明信片,明信片是板上自己做的,一套共8张,图案是自己画的,非常喜欢其中2张,选了其中一张寄给sky,内容平淡无奇,然后发现自己多年不练字,已退化到只能看清是什么字的程度了.

大学以来,迷上明信片,特别是大二的时候,记得第一次买明信片是和小舟去杭州,在浙大门口的小店买了3张浙大的纪念明信片,放在包里和我一起回到了上海,现在已经忘记置于何处了.

后来,觉得明信片带回来有点多此一举,于是后来一次和sky去西塘,买了2包明信片,大概有10几张,给认识的很多人各寄了一张,也给自己寄了一张,想着自己回到上海后收到自己从西塘寄出的明信片一定很兴奋,可是后来想想,不过是另一种到此一游的形式罢了.于是后来就很少给自己寄明信片了.

之后,每次出行,总会买几张明信片然后在当地寄予几位好友,一是表达在异乡挂念着对方,希望和对方一起分享旅途的愉快,二也算是一份纪念.

寄过蛮多明信片,也收到过很多明信片.

每次收到明信片都会很惊喜,它不像信件一样封在信封里,每个经手的人都可以分享背面的内容,或快乐,或倾诉,或赞美,或调侃.特别是收到一封敲着远方邮戳的明信片,就会很开心,开心对方在远方也会想到我.

后来,渐渐对明信片的迷恋减少了,出游的频率变少,寄明信片的频率也相应变少.会变得说,不告诉对方我要寄一张明信片给你,然后脑中无数次的想突然某一天对方收到之后惊喜的表情是怎样的呢?

当然,有时候寄出的明信片没有到达应该接收的人手里,或许在中途某一个环节它突然消失了,又或者它静静的躺在邮箱里,只是没有人去发现它而已.想想后者又有点莫名的兴奋.如果几个月后或者几年后突然打开那个信箱收到一份都积灰了的明信片,抹去上面的灰尘看着早些时间的文字,就好像时间胶囊有没有!好神奇啊.

自己没有收到过好几封明信片,寄出的明信片也有几封不知去向,如果那些明信片寄到对方手里,会怎么样呢?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