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年的最后时刻

好像每次放假前都会信誓旦旦的下决心要早起,要学习,可似乎假期就是用来颓废的,今年很知趣的只带了本词汇手册回家.

大年三十的晚上注定是给春晚的,都说春晚是给十亿农民看的,MD我就是农民出身的,所以我觉得挺好看的啊.不过春晚质量一年不如一年这点我不否认,原因有二,一是观众的品味提高了,你老整些网络里都流行一整年的东西总会产生疲劳,二就是春晚本身了,缺乏创新,这个就不说了.

老样子,零点的爆竹依旧是我和老爸去放的,不记得是什么时候开始有的这个传统,印象中只有一次老爸本命年的时候自己很兴奋的在老爸放爆竹的时候大喊:新年快乐,财源滚滚什么的.

零点前的几分钟,拨通了sky的电话,电话那头很安静,电话这头尽是烟花爆竹的声响.没有听清楚他说什么,只顾自己喊新年快乐,然后匆匆挂了电话.犹豫着要不要零点的时候给某人打个电话,于是时间在犹豫中就这么过去了,等老爸叫我搬烟火的时候已经进入兔年5分钟了,想想也就罢了.

陆陆续续收到很多短信,也发了很多短信.其实收到短信还是挺开心的,至少对于发短信的人,我还算是一个逢年过节还会说声祝福的人,不管是群发的,还是特意发给我的.以前很反感群发短信,特别是飞信群发,一点都没有诚意.不过,今年突然觉得,收到谁的短信抑或是飞信,都是对方的一份祝福,于是,仔细的回了每一条短信,谢谢对方的祝福,同时也祝对方快乐.

好像5号的时候,外公脑梗塞复发住院,之后初七之后大人们都上班了,于是每天去医院陪伴外公,帮他买饭什么的.每天没有很早就去了,迷迷糊糊睡到9点,接到老妈的电话之后又磨磨蹭蹭赖一会床,然后骑着小电瓶去医院.那几天特别冷,带着帽子围巾手套还是因为风大,冷风嗖嗖的钻进帽子里,吹的耳朵都失去了知觉.到医院也已经十点多了,外公的第一瓶盐水也已经开始挂起来了.然后等医院食堂开门我就自己先在食堂吃完,之后帮外公带饭.不知道是不是老人都不想麻烦晚辈,因为外公的病床是加床,没有那个床上桌子,所以吃饭的时候很不方便,以前都是老妈喂他吃,不过我从来没有喂饭给他吃过,他或许是怕麻烦我,所以坚持要我给他买包子.

要出院的前一天,外公突然高烧,不过那天是周末,爸妈不上班,于是那天也就没有去医院.

情人节那天,外公挂完那天的盐水之后就出院了.因为是脑梗塞,听外公说医生说记忆力会衰退,到最后就变成老年痴呆.其实,是不是痴呆没什么关系,只是希望他老人家能够身体健康,能够多活几年,不管怎么样,活着就是福.

开学还有一个项目要检查,自己毫无头绪,要加油!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