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我要走了

牌位板大终究还是走了,虽然还是能在学校碰面,还是能在一起哈拉嗝屁,还是能在A400一起自习。但还是像狮子走的时候那样,带着一点点伤感。

暑假里,调侃的跟板大说,你快辞了,然后我做牌位板大,拉个小板三做事情。然后过几个月我就退了,然后淡出水源。话虽如此,但依旧很难割舍下水源。每天打开电脑第一件事情就是打开term上水源,还有客栈后花园。在后花园一起聊八卦,一起聊感情,一起聊星座,一起聊学习,一起聊工作,一起开玩笑。

板大虽说是排位,但每次都会偷偷的做板务,每次我灌水过头,也会偷偷投条我换mj。很多时候,对他有种依赖感,觉得有他在,我做什么事情都没关系,即使做错了,也有他会帮我收拾烂摊子。想想短短三个多月的时间,从最初的培训,实习到现在成为板大,看着shelly,caitouguo的离去。上任后不久,狮子一首《嘿,我要走了》,就真的走了,如今YanMing也是一首《嘿,我要走了》卸下了板大的荣耀,是不是这首歌,成为了mayday板主辞职专用了呢。如果真是,我辞职的时候一定要加一个板规:我之后的板主不能再用这首歌。

每年初秋,都是新老交替的日子,随着新生的到来,一批批老板主都退了下来,我想,改变的只是身份而已。

终于明白。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