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人都走了。

狮子走了,漂洋过海,要到那地球的另一半去求学了。

跳跳,维耶里走了,虽然还在上海工作,但毕竟,很难再去冰火夜宵了。

霹雳是最早走的,回到他广东的家了。

毕业一年又一年在固定的时间到来,谁都躲不过。

就连枪手,明天也要回北京了。

我也终将滚蛋。

晚上南体搞球,真TM爽。

突然又想起某人,已经走得好远好远,但总感觉他的身影就在那天地交接的一线之间,清晰的轮廓模糊了整个背影,正在渐渐的朝着远离我的方向向前走着。

不断有人走入我的世界,又走了出去。

如果地震了,我会给谁发短信?

走吧,如果你真的要走。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