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诡异的天气啊

早上出门,天飘起了毛毛雨,上完两节课后,竟神奇地变成了毛毛雪。和大佬去买书,走在路上寒风瑟瑟,只能一路得瑟。没想到,下午太阳神奇的露了一下笑脸,最神奇的是,艳阳高照的时候还会飘大雪。这诡异的天气啊,一日四季,或者说,上海只剩下冬夏两季了。

晚上,去看了Gonzaga大学的合唱表演,菁菁堂一如既往的没开空调,指挥很漂亮,没什么好解释的。前排一外国MM也极度漂亮,惹得JJ这个猥琐男拿着手机一阵乱拍,只抱怨手机像素不高。虽然唱的都是英文,但音乐无国界。演出结束后,我正想着怎么没有encore,刚想完就听到楼上还是哪里有稀稀拉拉的声音喊着“encore”,只可惜,大家归心似箭,纷纷往出口挤。于是,也就没有安可了。

回寝室后,把中午还没看完的《拆弹部队》继续看,看这部电影也仅仅是因为它获得了奥斯卡最佳影片奖,随大流拜读一下而已,电影开头便打出“war is a drug”。整部电影看得很压抑,有种窒息的感觉,战场的无情显露无疑,谁都不知道哪里有炸弹,谁都不知道炸弹何时爆炸,谁都不知道周围是否混有敌人。的确,战争是毒药。

最晚没断电,寝室的熄灯系统真的出问题了么?我真不知道啊。或许是因为这诡异的天气吧。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