抓住09的尾巴 流浪在西子湖畔

09.12.25 16:30

我踏上了开往杭州的D5675次动车和谐号。

09.12.25 16:40

火车缓缓驶离车站,看着渐行渐远的上海南站,越来越小,直到消失在遥远的拐角处。

 

09.12.25 18:06

火车同样缓缓驶入杭州火车站,随着吱的一声,火车戛然而止,一分钟后,我踏上了杭州的土地。

在09年的圣诞节,我抵达杭州。

 

一夜之后,驱车来到黄龙,杭州没有地铁,这使我对他的好感度大大下降,但他特别的BRT并没有令我失望,虽然偶有堵车,但总好过上海车水马龙,水泄不通的道路。只是,难以忍受车上奇怪的机油味。

翻着地图,一路走到浙大,朴素的大门并不惊艳,但依旧展现其威严。终于,我来到了这所当年魂飞梦绕的学府。走进大门,是一篇大草地,两边是古朴的旧房和大树。幽静的路边停着宝马奔驰,杭州果然是个名车云集的地方,也难怪那么多宝马撞人事件,十辆车里七辆是宝马,两辆奔驰,十分之七的概率。只是,总觉得和这朴素庄严的校园不相符,又或者,浙大不是以前的浙大了。

漫步校园,果然看到了几乎每个学校都会有的逸夫楼,还看到了曹光彪科技大楼,原来一直不知道光彪楼的光彪姓什么,现在终于知道了。现在还有铁生馆和凯源法学院的捐助者姓什么之外,基本都知道了。一直认为,铁生馆说的是史铁生,不知道正确与否。

图书馆前,停着一辆牌照为3333的法拉利,出于对名车的向往,我拍了几张照。看车的大叔咕哝了几句:你又不是记者拍什么拍。难道说他也怕记者曝光?但这与他何干,更何况开名车进校园又不违背什么道德规范以及违反法律法规。不过,很讨厌他那种腔调,给人一种小人得势的感觉。

然后,在浙大迷路,无奈原路返回。买了几张明信片留做纪念。本想在浙大寄往上海,但晓舟说寄到上海要120分,而明信片邮资只有80分,于是作罢。

而后驱车前往灵隐寺,杭州的公交很发达,但是开车的司机老喜欢急刹或者急踩油门,还是恰恰让我遇上了为数不多的这样的司机。

来到灵隐寺,寺外到处是卖香的地方。许多人拜佛往往喜欢扔钱,这也未尝不可,满足了一些人的心理安慰,同时也让一部分人致富,一举两得。只是,这脱离了佛的精神。与其让这神圣的地方沾满铜臭,不如去做慈善来得更有意义。我本不信佛,但既然来到灵隐,便要心诚。不想花这门票钱,于是从另一条路上山。

途经三生石,看到一对老夫妻,互相搀扶着。而三生石上被人刻上了自己的名字和当时伴侣的名字,令人作恶。人们宁愿相信这三块石头,而不相信自己,真是可悲。三生石见证的不仅仅是爱情,更是友情。

继续行走在蜿蜒的山路上。

 

(未完。。。)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