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月

那个烟花杨柳的二月终究不是我的。最近经历了很多,或者不能说多。只是经历了一些不一样的事。或许这不是真实的我,即使再怎么装再怎么模仿都不会那么自然。人为何都要带着面具呢?坦诚相待为何不可呢?前天晚上和某人聊天,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跟他讲一些我不愿说的过去的事情,或许是因为他谈恋爱对我的一点小小刺激吧!这几天逛水源看了许多文章让我也明白了许多。或许该做回原来的自己,但我还能回去么?我不知道。心里有个人总是那么美好的。其实,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美好,但那终究不都是我的。就好比越来越写不出好文章,思维越来越单一,人越来越市井。有人说常常怀念过去是衰老的迹象,是说我么。但我又不愿承认。丝毫没有什么斗志,这还是我么?总感觉越来越不了解自己,对自己越来越陌生。之前和朋友聊天说有什么特长可以吸引女生。一个是乒乓高手,一个苦练羽毛球。而我呢?什么都会点但什么都不精。篮球,就像根对班主任说班队没有我一样,羽毛球网球排球足球台球保龄球都只是略懂,打了多年的乒乓也荒废好久。之前学的书法到现在连拿毛笔我猜都会发抖。唱歌也是走音破音走调。就连电脑游戏都没有一个强项。想打鼓耍帅却也好久没练。我就是那么一无是处。曾经有人问我你那么优秀就没有女生喜欢你么?我一句我哪点优秀就让他哑口无言,这就是悲剧。二月春风似剪刀。霜叶红于二月花。想来唐诗我都只记得这样的诗句。烟花杨柳的二月,终究不是我的。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