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1月15日

今天早上醒来发现不对劲,头晕的要死,于是按掉闹钟继续睡。一直到下午3点才迷迷糊糊醒来。而后意识到貌似感冒了,值得庆幸的是,头不疼了,也没有发烧症状,好歹不用隔离了。

本来答应了某人今天好好复习的,但就这么把一天睡过去了,好吧,我又食言了。

昨天晚上,和梅小诚聊了很多,一直聊到把老大都给吵醒了。很久没有跟梅小诚聊天了,然后啊,我跟他说我们要构建一个温馨的寝室,于是,看到老大把被子踢了,我就让他帮老大盖好被子。梅小诚说,男生间似乎不太互相依赖。这点我承认,但毕竟大家生活在一起,互相关心还是需要的。

最近好乱,乱到我都写不出那种略带诙谐的煽情文,这几天一直下雨,只有昨天太阳偶露笑脸。突然又很像听《下雨天》了,想起某次去KTV,Doob用假声唱《下雨天》,果然很惊艳。其实,最近也有听燕姿的《雨天》,为什么雨天给人基调就是哀伤的呢?不明白。人就是那种会受外界因素影响自己的生物,不解释。

看小舟的blog,他说他之前有在放风筝,好吧,华师大的人果然很有情调。想想自己也有很久没放过风筝了。小时候啊,会在外公家自己做,外公会帮我劈几根竹子,然后用细绳扎出一个长方形。我和表哥就把日历裁剪下来糊上去,拴上线,去田间放风筝。虽然自己做的飞不了多高,甚至很难飞起来,但依旧会很高兴。用石块把绳子压住,然后躺在田间,看着空中的风筝,一直到外公喊我们回去吃饭,然后拿开石头,让风筝随风而去。

还记得以前在家,每天放学后都会拿着爸爸帮我买的蝴蝶风筝去田间放,一直到太阳落山,而我,就是看着风筝飞而已,虽然很无聊,但那是我童年一段美好的回忆。

自从初中开始,就很少放风筝了,只是偶尔春游或者秋游的时候会去买一个风筝然后玩,风筝的材质也从小时候的纸质变成现在的布料了。

牵着风筝的一头,狂奔在田野间,那种无忧无虑,已经不复存在了。

新家已经布置好了,马上就要搬家了,虽然对于现在居住的环境非常不满,但这里是我成长的地方,是我小时候打架,踢球,玩耍的地方,童年的小伙伴有的已经工作,有的尚在读书,很多已经没当初那么亲密了,又或者是因为大家都没时间在一起玩了,又或者大家的价值观发生了改变,已经无法回到当初一起在河边掉龙虾,一起在野外烘山芋的时光了。

既然大家都希望下雪,那就下雪吧。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