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外

我就那么给人不存在感么。今天睡到下午,其实早上八点半我就醒了,只是习惯在悲伤难过的时候睡觉于是继续睡,这样就不必花很多时间去伤神了。今天有人说我的style像方大同,我问她怎么说,她回答都是包菜头加黑框。好吧,原来这叫包菜头,我一直以为这叫马桶头。今天看嘟嘟的日志发现送热牛奶给女生是很惊悚的,然后我回复说我做过,还好那女生没用热牛奶泼我,不然我从此都不敢喝热牛奶了。软院杯又要开始了,为了不拖班级后腿于是没有报名,其实报了名也没有机会上场的。与其自讨没趣不如及早放弃。但实际上我还是挺热爱篮球的,找小文打球还可以交流交流情感。重阳也说可以找他,只是我有空的时候他们没空。这几天打了几次乒乓,其实也就两次。一次是小文找我去的,一次是和老大。老大的拍子很顺手,我乒乓技术退步不少,虽然本来就不怎么好,正手还是不能很好的压球,反手发力还不是很稳定。至于网球我也只是课上玩玩。还有看了新生杯发现上次踢球还是我参加新生杯的时候,好想踢球啊!周五和Ethan打保龄,第一局终于上100分了,算是一个小小的突破吧。偶有几个strike,但我很期待下次能火鸡跳热舞。然后和Ethan他们吃小笼侃大山。一点回寝看到一桌三国杀,于是加入杀到三点睡觉。党校终于结业了,但神奇的是我竟然还没答辩。果断退了星期一的实验发现还有一份实验报告要交。大物马上就要期中考试才发现书上的东西大都不懂。电工实验居然也要期中考。然后担心数据结构不知还考不考。各种琐事扑面而来。还是早点睡觉明天开始好好管理时间吧。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