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世界

由于手机被掉的缘故,想要听歌,只能拿出那台一个耳麦坏掉的古老的mp3,放了几首五月天的歌,躺床上听,静静地听。
一直认为自己是个懦弱的人,见义不感勇为,与陌生人少有搭讪,对别人的错误鲜有指正等等。这其实是很悲哀的,我想做个恶人,对谁不爽就可以大声告诉他:老子就是看你不爽。但我觉得这个我很难做到,甚至有时是理所当然的是我也说不出口,本性如此吧。又或许是受儒家思想,也可能是从小受欺负的缘故。我一直反对用暴力解决问题,但在这个社会中,讲得却是谁的拳头硬就听谁的,这是很无奈的。自古文人都给人一种弱势群体的认识,我虽非文人,但也常被欺负,而且往往是别人合伙对付我一个,而其他人则很好的扮演了具有中国特色的看客一角。对我而言,这种情况下内心是很恐惧的,虽然别人看来不过是孩子间的打闹,但谁又能体会被欺负时的那种孤立无援?那种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的迷惘?但是,人们更倾向于落井下石,所以如果有这种倾向的人被人欺负时内心一定是十分矛盾与纠结的。随着年龄的增长,这种围殴的现象会变少,但这种阴影是会陪伴一生的。
有时候会感觉自己真的很失败,常常会说些伤害别人的话,做些不可理喻的事。我实在是一个不合群的人,别人不喜欢我,甚至是讨厌,而我又是一个不知趣的人,常常喜欢粘着别人,像细菌一样,人人厌之,却又无处不在。过去,至少还有倾诉的对象,且不说对方是否有认真的听,至少我能讲出来,但现在,所有的话有九成往肚子里放,东西放久了难免会变质,于是,再说出来味道就会很差,没人爱听。大学,不是一个你学会成熟的地方,而是一个逼迫你学会成熟的地方。这几天,QQ上有一个聊得还蛮开心的人,和她聊天没有压力,感觉很亲切,但也许是我作的茧已经很厚了,一时间还无法敞开心腓地与她聊,但和她聊天的感觉就像和一个熟识多年的挚友聊天一样,这种感觉已经很久没感觉到了。很少有人会对别人说自己的过去的。对于过去的某段经历,我到大学来只对两个人讲过,因为,这个讲出来一定会惹来一阵或许是嘲笑或许是讥笑。有时候觉得如果自己是个痞子的话也不错。
这个世界是疯狂的,疯狂到让我想要用飞来逃离这个疯狂世界。
离高考又近了一天,这也意味着我离高考又远了一天,学弟学妹正在为自己的目标奋斗,也有部分还在为他们爸妈的面子奋斗,一年前的我,在距高考100天的时候觉得100天是个漫长的过程,在离高考还有80天的时候依然觉得高考遥遥无期,60天,觉得只有两个月了,该拼了,40天,开始填志愿,第一次真正开始认真考虑自己的未来,20天,后悔觉悟得太晚,埋怨时间太少,10天,反正就这样了,再复习应该也没效果了吧,5天,我真的要毕业了,恶梦即将结束了,大家要分别了,1天,加油吧。一年前的今天,我会为了自己的梦想而奋斗,今天,无所事事,我一直认为爱情是我的力量,过去一个假象的动力让我努力了一年,如今,只剩下一具骨架和一堆皮肉,曾决定要像高三那样学习,但毕竟我们都回不去了。
我好想好想飞 逃离这个 疯狂的世界。。。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