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可救药

今天往饭卡里又打了50元,说又是因为昨天已经充了100了,频繁的充钱并不是饭价,当然这也是原因之一,如果价格不涨的话我今天只要充15元。
学校里的四个餐厅也已经吃了三年了,说实话,学校的食堂饭菜还是不错的,相比较而言,B餐厅的菜味道比较好,但人比较多,往往要排很长的队,而A餐厅恰恰相反。以前往往是B餐厅的生意好,但现在似乎两家餐厅营业量差不多。
这个学期基本上都是A餐吃的,味道虽然不错,但菜式单一,着实令人不爽。一星期有时三天吃同一份饭。
还好,现在只用再吃17天了。我想,或许我会怀念高中的食堂的,当然不会是食堂的饭菜的,更不会是食堂的大妈。
我算过了,我还能剩大约30元左右,我决定最后一天读书请沈,老大,sky他们吃顿饭,毕竟他们也算是我的学弟中相处的还算不错的。马上就要离开他们,有点舍不得,有种想重读的冲动,很傻很天真的想法。
今天沈问我志愿填了什么,我告诉了他,其实我还在挣扎到底要不要填交大,到底是选学校还是选专业,想听听又的意见,可惜发去的短消息就好象飘向了遥远的河外星系。
模拟考结束了,虽然老师说这次傻傻的考试没有什么导向性,但英语老师说这次考试如果考到120,那么高考基本也能考到120,发现自己真的要死在英语上了。志愿全班只有我没填二本,我并不是想表示我有多厉害,我只是想让自己明白,我非同济不考,当然华政也不错,如果那人也考上的话。如果他准备考中国传媒的话,我铁定拼了命的搏清华去了,可惜他只想考在上海。
或许真的无药可救了,还是无可救药了,一切都不知道,天不知道,地不知道,你不知道,我也不知道。

Terlimolvingring . 192.168.l.l . peta dunia Peta satelit dunia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